您的位置: 扬州资讯网 > 体育

移动藏经阁 第三千九百一十章 真假?因果?

发布时间:2019-10-12 19:16:32

移动藏经阁 第三千九百一十章 真假?因果?

溟惑,真与假的法则。

溟惑的强大之处,就在于它能够改变现实。

而如果一个人能够控制溟惑,那么他就能作用于自己与别人的身上。

作用在自己身上的时候,能够将真的变成假的,作用在别人身上的时候,能够将假的变成真的。

比如说,当一个人使用溟惑在自己身上的时候,而这个人原本是弱小的,而他想要变的强大,那就是自我否定。

这种通过溟惑获取的力量,首先是不可控的,其次就是不能通过溟惑达到天尊境界,毕竟溟惑再如何的强大,它终究只是一个法则,不可能创造另外一个同样的存在。

而且也不可能对溟惑说,我想变到什么境界,这同样是无法控制的,因为溟惑并不是许愿机器,不可能无条件的实现任何愿望。

而作用在别人身上,假的变成真的则是扭曲真理。

又比如通过溟惑来削弱对方的实力,对方的实力强大吗?至少比溟惑的使用者更强大,所以这是真的,可是通过溟惑,这就会变成假的。

这就是溟惑最强大的自我否定与扭曲真理,当然了,这是作用在人身上的两种使用方法。

不过此刻一念劫、第二魔和行天,他们都受到了溟惑的影响。

当然了,这不是因为溟惑比这三者更为强大,而是因为它改变了周围的环境。

这也是溟惑最为可怕的地方,它可以通过真与假的法则,改变环境。

而三位天尊就在溟惑影响的范围内,在这个环境之中,一切的法则都消失了,因为这是溟惑的排他性,只要不是作用在人的身上,那么它就几乎相当于全能的至宝。

它否定了这个由法则构成的世界,所以这个世界的法则就是虚无的,而三位天尊处于一个没有法则存在的环境里,那么他们也将失去毁天灭地的力量。

可是这个能力却不能作用在人的身上,也无法作用在天尊的身上,所以天尊还是天尊,任何挑衅他们的人,依然不可能战胜他们。

三位天尊只要离开这个已经被改变现实的环境,他们依然还是天尊,除非溟惑的力量可以覆盖到整个穹天大荒。

不过这显然是不可能的,溟惑不具备着那么大的范围。

白晨同样感觉到了溟惑的力量,不过这股力量无法作用在白晨的身上,甚至连影响都做不到。

因为白晨了解溟惑的原理,这世界上并不存在着真正的许愿神龙。

甚至就连溟惑的真与假的法则也不存在,溟惑的法则根本就不是真与假。

所有人都对溟惑产生了误会,就连之前白晨都以为溟惑是真与假的法则。

一直到白晨感觉到这股力量后才明白,这是因果法则。

而溟惑从来并不能改变现世,而是隐藏因果。

任何事物都有因与果,有始才有终。

除了白晨这个例外,因为他是一切的始,溟惑也改变不了这个始。

甚至可以说,因为白晨这个存在,所以才有了溟惑,如果溟惑要想改变白晨这个始,那么就是否定本身,所以这是一个谬论。

而它能够改变的,其实就是因。

比如说,一个很久以前的人死了,大家都是这么认为的。

可是溟惑可以改变这个因,那个死掉的人其实是假死,只不过隐藏了起来,所以死也变成了生。

因变而果变,而它是从事发的最初的因去改变的,所以这个就变成了现实,那个人活过来了,不是因为死而复生,只是因为因变了,所以果也变了。

种种因造就种种果,从结果来看,溟惑的确是改变了现实,可是它改变的却是结果,而不是真假。

而且溟惑是有目标性的改变,它不会去改变整个世界,因为它做不到,要改变整个世界就代表着它要改变一切的因,也就是白晨。

他是一切的因,只要白晨存在,那么就无法改变整个世界。

它只能改变一定范围以及某个特定目标,而且它这种改变是很难控制的。

甚至就算是白晨自己,也不见得能够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改变这个世界。

因为因果是存在着联系的,一条河流改变了它的流向,它的质量是不会消失的,而是以另外一种方式流动,也许会最终会流聚海,又或者是泛滥成灾。

而溟惑不会去考虑改变的结果,会带来多大的影响,因为它没有自我意识,也没有所谓的善恶。

甚至它只算是一件兵器,而且是没有人控制的了的兵器。

而因为人们对它的误解与不了解,所以没有人能够控制的了它。

它也不会遵从主人的命令,去为主人改变谁的因果,它只会肆意的释放自己的力量,接近它的人或者物都会被它改变。

当白晨接近到万人坑的时候,发现万人坑中,藏着许多异族。

这些异族白晨不认识,这些异族正在从血色的原野的土地下钻出来。

其中一个为首之的异族,它应该是这个异族的王。

那个异族的王,正在对着苏醒的族人呐喊着:“曾经,人族答应过我族,让我族得到一片生存的土地,作为交换,我族将九成的族人献祭出来,作为镇压此地的祭品,正如我所料的那样,人族失信于我族,他们没有给我族生存的土地,反而将我族赶尽杀绝,不过我也未曾真正的相信过人族,他们以为我们都死了,实际上,所谓的祭品也只是沉睡假死,人族一定没有想到,我族会重新出现在他们的面前,现在时机成熟了,是时候让我们夺回原本就应该属于我族的世界。”

白晨就藏身在那些异族之中,没有人发现他的存在。

不过也正如白晨所想的那样,他们自己其实并没有意识到,其实他们是被改变了因,所以他们现在才站在这里。

而这也是溟惑最强大也是最可怕的地方,因为没有人能够知晓它所改变的因,因为这一切都已经变成了既定的事实。

那些异族在疯狂的咆哮着,像是在宣泄着无数年的沉睡。

就在这时候,一个黑影毫无征兆的从虚无中闪身而出,扑到了那异族王的身后。

“你……黑翼王……你没死?”那异族王满脸的震惊。

“就如你一样,你既然可以假死,我自然也可以,不过与你不同的是,我族却是真正的献祭了,而我则是躲藏了起来。”

“那是你蠢。”异族王冷笑道。

“不,他们的死早在我的预料之内,如果它们还活着,我便不好将它们的精气神完全的抽干,你肯定想象不到,将数百万族人的精气神吞噬,那是何等的快感。”

“什么……你……你亲手将黑翼一族灭族?”

“是的,原本我以为,我在吞噬了我族百万生灵后,可以抵达人族天尊的境界,结果我发现还不够,似乎还差一点点……”黑翼王咧嘴笑起来,他的面容是那等的狰狞可怖:“所以……借你的精气神一用。”

“等等……你要做什么……不要……”

黑翼王的双翼突然笼罩住异族王,那异族王刚要试图反抗,可是却已经太晚了,而且他的实力比黑翼王弱了太多太多

,根本就来不及逃命。

“放开吾王!杀……”

那些异族发现了黑翼王对他们的王不利,立刻就冲了上去。

可是就连异族王都不是黑翼王的对手,更何况是下面的那些普通异族。

对人族来说,也许他们足够强大了,可是对于一个距离天尊只差一线的黑翼王来说,他们也只是食物。

“要你们的王吗?还给你们。”黑翼王随手将已经抽干了精气神的异族王丢到他的族人面前。

“吾王,你怎么样?”

“快……逃……”

黑翼王处心积虑的计谋,一直等到这一刻才现身,怎么可能让这些异族逃走。

黑翼王舔了舔嘴:“又小小的进了一步,不过似乎还不够,还要更多的精气神,还要更多的填补。”

对于这场屠杀与吞噬,白晨没有阻止,也没有介入。

因为这就是被改变的因果,本已经死掉的人,却以这种方式出现,这就是被改变的因,造就现在的果。

黑翼王身形突然变大,化作一个山一般的巨人,他的双翼遮天蔽日的笼罩下来,将自己以及数万的异族人笼罩其中,然后他在上方张嘴一吸,那些异族人便开始了惨叫。

他们的精气神都在被黑翼王强行吸入口中,庞大的精气神就如洪水一般势不可挡,被源源不绝的纳入黑翼王的体内。

“还不够,还不够……再来,更多……更多。”

“让你们的一切,都化作我的一部分……来吧,等待着死亡。”

可是这时候,一道剑光从天而降,毫无征兆的出现,那剑光势如破竹一般,瞬间将黑翼王的一边黑翼斩落下来。

那些残余的异族瞬间找到了缺口,疯狂的涌向那缺口。

黑翼王重伤之下,抬头看向天际:“大剑神,是你?你居然也……”

“很奇怪吗?当年我带着剑族献祭于此,为的就是防备你二族,看来当年他们的猜测没错,你黑翼一族与黑耀一族都心怀叵测,只要你们任何一族有异动,那么我也会从沉睡中苏醒过来。”

郑州西京白癜风医院如何
北京中大中医医院孙新宇
郑州西京白癜风医院收费
北京中大中医医院吴煜
郑州西京白癜风医院地点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