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扬州资讯网 > 育儿

恶魔猎手传奇 第三十二章 阿卡玛的悲痛回忆

发布时间:2019-10-15 20:59:36

恶魔猎手传奇 第三十二章 阿卡玛的悲痛回忆

黑暗神殿底部的下水道,水路通往城里的运河,旁边有通往地上的通道,伊利丹的军队通过阿卡玛的地下络到达这里。

“阿卡玛,只要按照原先的计划

,我保证能大家在今晚能品尝到胜利的美酒,你的人民也即将迎来翻身的这一天。”伊利丹説,“凯尔、法斯琪,记住自己的职责,剩下的就尽情向恶魔发泄心中的不快吧!”

看着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地方,阿卡玛的思绪回到了很久以前:

那一日风和日丽,德兰尼人们和往常的早晨一样,到圣光礼拜堂祷告,谁都没想到灾难即将降临。

作为守备官的阿卡玛站在城墙上观察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在人群中,他的妻子希瑞抱着刚满月的孩子跟随着人流缓缓移动。尽管这个世界一片安宁,没有任何战事,但是,作为士兵必须时刻坚守岗位,随时准备应对各种可能危及民众的事情。

到了中午,原本晴朗的天空被乌云遮盖,城市突然变得阴暗,接着刮来了强烈的狂风,一根旗子在狂风的撕扯下折断落下城门。远处的天际被一片尘土所遮盖,尘土中出现密密麻麻的影子。

“有情况!有大量军队朝着这边赶来!”一个哨兵喊道,接着吹响了作为警报的号角。

号角声在城市中回荡着,德兰尼民众听到号角声都停下了当前的动作,一脸吃惊的朝警报方向看去。

大地开始震动,是入侵者在践踏着这一片土地,尘土弥漫了天空,一颗巨大的石头从天而降,砸碎了礼拜堂的房dǐng,房屋碎裂开来砸向人群。紧接着巨石接二连三的飞了进来,一下子变得碎石飞溅,德兰尼民众这才意识到战争来临,惊恐地四处逃窜。

阿卡玛还没反应过来,要知道人们早已习惯了和平的生活,军队也没有做好战斗的准备,而城墙下那一个个满眼疯狂、流着口水、龇着獠牙的兽人却是有备而来,他们装备精良,还配备了各种攻城器具。

“兽人!这一直与我们和平共处的种族为何突然变得如此可怕……他们的肤色……为什么变成了绿色?!”一个士兵颤抖着喊道。

兽人!一个素来与我们秋毫无犯的种族,一个爱好和平的种族,为什么攻打我们?阿卡玛心中无解。

他看着城下的兽人,目光停留在一个骑着黑色座狼的兽人身上,那名兽人无疑是军队的领袖,他只有一只眼睛,手握一根巨大带刺木棒。

突然,那兽人发现了他,两人眼神触碰到一起,那只血红色的独眼满是凶狠和暴戾,如同一匹饥饿的恐浪在注视猎物,这目光像一支利剑刺入了阿卡玛的心脏,他不禁全身颤栗、头皮发麻。

接下来的战斗变得越加激烈和紧张,大批德兰尼士兵英勇战死,兽人以那种不怕死的狂热和装备精良的装备粉碎了坚固的城门,如同饥饿的野兽冲出牢笼一样,扑向城里手无寸铁的平民。

毫无人性的兽人开始无情残杀手无寸铁的民众,无论老人还是孩子,瞬间哀嚎遍野,圣光之城瞬间变成无间地狱。

看着这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惨象,看着所有兽人毫无怜悯和迟疑,只有无尽的疯狂和嗜血,阿卡玛的心情由惊恐转为愤怒,他举起战锤,冲向这群惨无人道的兽人。

战锤砸碎了一个兽人的脑袋,这兽人直到倒下时脸上仍挂着暴戾的表情,周围的兽人对同伴的死亡没表现出丝毫情感,继续挥舞着手中的武器。

“我要杀尽你们这般无良的畜生!”阿卡玛吼道,战锤砸碎一个又一个兽人的脑袋,脑浆、鲜血沾满了他的盔甲,锤子上还粘着一些毛发。

然而面对阿卡玛的英勇以及倒下的兽人,其他兽人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恐惧,依然如同机器一样前仆后继向他袭来。

随着身边的同伴越来越少,阿卡玛等德兰尼人边打边退,一直退到里一层城门。

“一定要dǐng住!不然这个城市就要沦陷了!”阿卡玛喊道。

早已不用的城防开始运行,炮塔开始使用,暂时拖住了兽人进攻的节奏。

城墙底下,兽人践踏着死去德兰尼人的尸体,尸体中竟还有襁褓中的孩子,阿卡玛突然想到了自己的妻儿,不知他们是否安全逃离。

“阿卡玛!”

“阿卡玛!”

……

一连好几声,阿卡玛才听见有人喊他,他回过头来,是玛尔拉德将军。

“属下在!”

“阿卡玛,当前我们的城防无法抵御兽人这种疯狂的攻击,要是圣城被他们攻陷,以他们的残暴是不会留下俘虏的,为了防止灭族,你即刻带领民众从地下通道逃离。”

“但是将军!我想留下来战斗,我们会战胜他们的。”

“带领民众逃离一样是艰巨的战斗,我已经作了安排由你们守备官每人带一批民众逃离,最后这一批就交给你了。”

“可是……我……”

“这是命令,难道你要违抗不成!”

阿卡玛只得赶去民众集结地diǎn。

“阿卡玛!”民众当中有一个声音喊了他的名字,阿卡玛立刻意识到那是他的妻子希瑞。

“希瑞,太好了,你还在这里。”

“本来将军让我上一批走的,但我想留下来等你,看到你我终于安心了。”

看着柔情似水的眼睛,再看看襁褓中睡的香甜的孩子,想到战场上死去的民众,一股悲痛弄湿了他的双眼,但此时他必须坚强,他擦掉了未流出的泪水,向民众喊道:“大家快跟我撤退,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虽然圣城沦陷了,但我们会重新建立家园!”

民众按照他的安排,先后进入了地下道。

同时,城墙那边,“砰”一声,城门倒塌了,紧接着是惊天动地的喊杀声和凛冽凄惨的哀嚎声。

阿卡玛回望了一眼,一个兽人面无表情的砍下了一个德兰尼士兵的脑袋,另一个德兰尼士兵也被砍翻,兽人践踏着他们的尸体,表现出异常的愉悦。

这样的景象会让任何一个德兰尼人为之愤怒,恨不得想冲上去为亵渎同伴的兽人报仇。

“你们先走!我稍后赶来。”阿卡玛向所护送的民众喊。

“可是我们没有武器,没人保护我们。”一个德拉诺老人説。

“阿卡玛!你要做什么?”希瑞问道。

“这条道路很安全,兽人不会知道这里,圣光会护佑你们,我要回去让这群嗜血的怪物得到应有的惩罚。”

愤怒让他忘记了自己的职责,他举起战锤冲了回去,冲入兽人之中,一锤砸碎了刚才杀害德拉诺士兵的兽人,接着砸向其他兽人。他杀得兴起,忘记了自己圣骑士身份,如同一个复仇者一样只知道杀戮。

他干掉了这一支兽人xiǎo分队,先前的愤怒逐渐冷却下来,他这才想起自己的职责,赶紧冲向密道。

剩下的景象注定要让他后悔悲痛一辈子,这条通道并不安全,圣光也没有庇护他们,兽人最终发现了这里,他所护送的民众全部躺在血泊中,包括他的妻子。

他朝着天空吼道:“圣光!为什么抛弃我们?我们究竟做错了什么!”

泪水在他脸上变成两条河打湿了身上的盔甲,突然,空旷的地道里发出婴儿的哭声。

他擦干泪水朝着声音的地方走过去,躺在血泊里的希瑞身下紧紧保护着那个襁褓,她的孩子幸运般逃过了兽人的杀戮。

济南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朔州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宝鸡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济南治疗牛皮癣费用
朔州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