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扬州资讯网 > 时尚

華文老升老調小說

发布时间:2019-10-12 17:40:30

  一、

  见陈阿婆还是一脸狐疑,把头撇向了旁边摊位的庚清老师,老升依然一脸笑容,中气十足地说道:“你别着急,听我说嘛,我们这个油呢,是出自大厂,绝对味美醇香,是正宗的‘调和油’,现在搞活动只要三十元一瓶,平时要卖四十一瓶呢绝对的,肯定的不是地沟油”说完,老升从案板地下拿出一小瓶“调和油”,拧开盖子把瓶口放在程阿婆的鼻子下晃了晃,“喏,你闻闻,是不是这个气味,你要是再不相信我勺一瓢让你尝尝”

  陈阿婆凑着鼻子嗅了一会,还真是一股醇香味扑鼻而来,顿时脸上笑开了花,连忙接道:“乡里乡亲的,再说你又在单位里上过班,人品自然没的说,怎么会不相信你呢”说完,程老太婆将手中捂着的皱巴巴的三十元钞票递给了老升

  陈阿婆的话让老升无比受用,这比他在机关单位上班的时候风光多了接过钞票,他笑眯眯地将一瓶定量装的“花生油”递给了陈阿婆

  庚清老师见老升又卖出去一瓶“调和油”,摇了摇头,嘴里小声的低估了一声

  老升耳尖,一下子就听出来了

  “庚清老师啊,话不能乱说,得讲证据,你凭啥说我卖的是地沟油”

  见庚清老师答不上来,老升挪到了庚清老师的身边,挤出一脸笑容,似乎是用教育的口吻说道:

  “庚清老师呀,做生意嘛,就像升职加薪,得会变通,你的油卖得太贵了”

  庚清老师不屑的摇了摇头,冷哼了一声:“我这是货真价实的花生调和油,总比你赚黑心钱敞亮”

  老升听后,头摇得的飞快

  “你可别信口开河,咱这油是正规生产,地地道道的‘调和油’呢”

  庚清老师依然不屑的冷哼了一声老升依然一脸笑容,不以为然

  没到晌午,老升的二十几瓶“调和油”卖了个精光这得亏了老升的营销策略,再加上他以前在机关单位上过班,虽说是下岗了,但见过的人多,懂得察言观色,一大半的油,一套官话下来,按他来说自然是“慑服”到许多人,这在以前机关单位那是很少有的事

  回到简陋的食油加工厂,老升自豪地将一叠卖油得来的钞票交给了厂长李秋明李秋明很高兴的从中抽出了一张,咧开一口大黄牙,拍了拍老升的肩膀嘿嘿乐道:“老调啊,我没看错你,好好干,干好了升你官加你财”

  老升接过钞票,毕恭毕敬地纠正着:“是老升……”

  李秋明一乐,改口道:“哦对了,叫老升,不应该叫‘老调’”

  二、

  说起老调这个称呼,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

  老升还在机关单位上班的时候并不叫老升,老升是他离职后给自己取的一个外号

  老升以前叫“老调”,关于自己的名字以及这个外号,老升是很不愿意启齿的

  老升原名姓包,老升的父亲就是一普通庄稼人,靠着种稻为生,也没文化那年老升出生,正好赶上稻谷成熟季节,田里的稻根挺拔,稻穗金黄,是个大丰收的日子,老升的父亲就给老升取了应景的名字,叫包稻

  二十年前的老升还是一个毛头小子,毕业之后凭着手里那张文凭,老升与同乡王长江被分到某个单位某个部门工作可这个部门的领导似乎很不情愿交给老升工作,日子没过多久,老升被调到了另一个下级部门,这在当时看来似乎是很不光彩的事,老升有点云里雾里的不知所措

  一天,王长江拉住老升

  “包……”

  王长江开口吐了个包字,没有继续往下叫,却皱了皱眉头,悄悄地说道:

  “你这名字不行,得改……”

  “为啥不行”老升疑惑地瞪着他

  “你自己念一念”

  “包稻,包稻……”老升连连念了几遍,觉得自己的名字挺顺口的

  “不行,不能这样念,要用第四声念”王长江纠正他

  “包稻……报道……”老升又念了一通

  “这不就对了嘛”王长点了点头

  老升摸了摸头,揣摩不出其中的意思,王长江摇了摇头也不再说

  有一次,部门召开会议,会场的上头大大小小一字排开坐了不少的领导,有被邀请来参加会议的群众,也有单位的同事其中有一段讲话内容是要做部门总结工作的,其中有一个环节要念名字恰巧当时排在第一的就是老升,当部门领导用中气十足的口吻念道:“包稻”的时候,底下的人忽然神情严肃起来,觉得领导接下来要开始做“报道”了,领导又接着念了第二个名字,群众们这才反应过来这之前念的是名字,顿时会场下面传来不少议论声和笑声,里面又有不少报社的,这让领导很是尴尬

  这件事没过多久,老升又莫名其妙地被调离了

  三、

  老升在机关单位里老老实实地工作了五年,这五年里,他就像一个皮球似的,被一个个部门调来调去踢来踢去,职位不升反而是一直呈现着下降的趋势由于总是被调离,“老调”的外号也渐渐的被叫了出来反之倒是王长江是连连升职,成了老升的领导老升有点苦闷,又想起当年王长江对他说过的话,是不是自己的名字真的不行

  “不是名字不行……”

  已经是办公室副主任的王长江对他说道

  “那是为啥”

  王长江不语,手指在办公桌上敲了几下,发出“咚咚咚”的响声

  “得提前做准备”王长江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哦……提前做准备……”老升拍了拍大腿恍然大悟

  这之后的几年里,每每遇到晋升的机会,老升都会表现的积极向上,提前做好了准备,可惜升职的机会与他一直飘渺无影

  按王长江的说法,老升就不是从政的料,作为同乡,他又提醒了老升一次

  “老调啊,你这样闷头苦干是不行的”

  “为什么不行”老升一脸疑惑

  “得学会动脑子”

  虽说王长江已经升职为办公室主任,望着王长江日渐臃肿的身段,老升却是一脸不屑

  有一次他在街上闲逛,看到王长江从一俩高级轿车里钻了出来,左右手各自提着一袋子的香烟美酒

  这轿车怎么的也有几十万吧,他哪里来的钱又没过年过节的给谁送礼呢老升纳闷的跟在了王长江身后,见他钻进了局长家的大门,想起单位大门的墙上就用红底白字齐刷刷的印着“严禁行贿送礼,做人民的好公仆”十二个大字,这才反应过来,老升心里闷闷地冒出一个词“行贿”自打那以后,老升对于王长江的话更是不屑一顾,他觉得靠这种投机取巧的方法升职是不正当的行为,是行不通的,是犯了组织纪律的

  有几次老升还特地好心的提醒了王长江几次

  王长江确是淡定自若,摊了摊手

  “老调啊,话不能乱说,要讲证据”

  老升冷哼,“我亲眼见到的”

  王长江依然面如止水,只是没过多久,老升又被调离了

  这是老升的最后一次调离,在单位的食堂部门做了一个普通的文员,踏踏实实的干了十几年,最后对升职实在是无望了,就向单位提交了辞职申请这事是王长江一手操办的,按他来说,老升在单位的时候没有拉一把,只有走的时候帮一帮了王长江因此特地跟人事部的人打了个招呼,老升的辞职一路顺风

  四、

  老升回到家乡之后,用自己的积蓄做起了小买卖,一开始生意还好,可没过多久,生意开始萧条起来,二十几年存下来的积蓄就像鸡飞蛋打似的渐渐的磨灭了有人说他不懂得变通,死脑筋不会转动有时候老升想不明白,到底是因为自己叫“老调”的缘故还是自己根本不是从政从商的料要不给自己改个名

  进过苦思冥想,老升就给自己取了个有着重大意义的外号,“老升”,他对自己的这个外号相当满意,“老升”预示着步步高升

  老升从商失败之后,痛定思痛,决心要换个方法做人做事,他想起了自己的同乡王长江,王长江现在已经是单位的副局长了老升又是唏嘘又是感叹,决心要学学人家王长江老升发誓一定要干出一番事业才行,经人介绍进了这家食油加工厂因为老升在单位里呆过,见过的人多,厂长李秋明就让老升在销售部先干着

  说是销售部,实则是名副其实,实则只有三个人,分布在不同的地段摆摊销售

  虽然地小,但按李厂长的话说是发展空间广,上升机会大经过一个星期的培训,老升明白了,这是一家“地沟油”加工厂,老升舔了舔嘴,一开始是极不愿意的,但想起李厂长那句“上升机会大”,他就觉得“地沟油”也没什么,那么多人吃了也没事,于是就安心的在里面呆了下来熟话说一回生两回熟,由于有前车之鉴,又加上老升苦思冥想痛改前非,老升在销售部干的是风生水起,渐渐的李厂长就把他当作自己的得力助手来看待了

  一天下午,李秋明皱着眉头找来老升,说是有大事商量

  老升一听是大事,眉头敞开了,反倒是裂开了一脸笑容,显得是容光焕发对于他而言,这样的大事找他,自然是自己的工作能力得到了肯定,自己表现的机会到了

  大事商量,就在李秋明的办公室里两个人一张桌,虽然比不上单位的气氛,但老升坐的位置,确是靠前的,这要是在单位里头,就相当于二把手了

  李秋明谈的是如何增加“调和油”销量的问题

  老升一听这果然是大事呀,直接跟效益挂钩,这要是做出来绝对是自己从商以来光辉的一笔

  老升脑袋一转,立刻有了想法

  “哦你说说看”李秋明惊喜的望着他

  “往油里兑花生油”老升一句惊人

  “这样成本也会增加”李秋明指出其中的弊端

  “销量和价钱也会增加”老升补充

  李秋明思索了一会,觉得可以尝试老升拍着胸脯保证,绝对能成功

  于是,经过改进的“调和油”生产出来了,老升给取了个响当当的名字:正宗花生调和油

  走的时候,李秋明说这次让老升打开市场,干成功了直接晋升为销售部的部长

  五、

  这天,老升又在临街的位置摆上了摊,摊位旁边用硕大的红底白字写着:正宗花生调和油,瓶瓶45元,买大送小

  按老升的说法,这叫营销策略,是自己在书上学来的老升摆好摊之后,用扩音喇叭冲着过往的人群喊道: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都来看一看闻一闻,正宗的花生油啊,只要45元一瓶,买大送小”

  顿时引来不少围观人群

  见是买一瓶送一瓶,有利可图,老升的“正宗花生调和油”卖的那叫一个飞快

  不一会,油卖光了

  望着庚清老师摊位前没卖出去几瓶的花生油,老升笑了

  “庚清老师啊,做生意就像升官,得会变通”

  庚清老师以前是镇小学的语文老师,退休之后回到了农村种了几亩花生,等花生成熟之后再榨成花生油拿到市场上卖,一开始生意还挺好的,可自从老升来之后,庚清老师的生意的每况愈下,来买油的全被老升的给拉过去了

  他不屑的冷哼一声,觉得老升干的那是亏本买卖

  老升卖的油他是知道的,那家食油加工厂他以前也去过,培训的时候见是用吃剩下来的剩菜加工,经过提炼,一瓶“油”就这样出厂了这就是所谓的地沟油了庚清老师是受过正统教育的人,他哪里会干这个行单,当即走人

  “缺德……”庚清老师闷闷地挤出两个字

  老升笑了笑,一本正经地纠正他,“这是正宗的‘花生油’,不信你也闻一闻”说完,拿出一小瓶剩下,拧开盖子凑近庚清老师的鼻子下晃了晃

  “是不是有股花生的味要不你再尝一口”见庚清老师凑着鼻子嗅了几嗅,眉头皱了起来,老升得意地把瓶子收了回来

  “哼,还不是作假……”老练庚清老师仔细闻了一遍,嗅出了其中的门道

  “话不能乱说,要有证据”老升又一次纠正他

  望着老升渐渐远去的身影,庚清老师皱了皱眉,觉得自己不应该看着地沟油大行其道……

  六、

  这次过后,李厂长实现了诺言,觉得老升的确是有才干,有能力,直接把老升晋升为销售部的部长

  见两个工人毕恭毕敬的称呼自己为“老升部长”,老升就特高兴,一脸的红润有光,大手一挥,学着王长江的语调说道:

  “这个……同志们幸苦了”

  说的两个人一愣一愣的老升就显得非常得意,这种感觉让他无比自豪

  “今天,我是来培训你们的……”老升说到这,故意停顿了下来按理来说这个时候应该来点掌声

  见手底下的两个愣头愣脑的,有点不知所措,老升不由得有点生气他指着其中一个工人说道:

  “你——”

  “今天卖出了多少”

  那名工人掐着手指算了一遍,怯声回道:“五瓶……”

  老升摇了摇头,又问另一个:

  “你呢”

  另一个工人说道:“比他好一点,八瓶……”

  老升背起双手,昂起胸脯说道:

  “那你们俩知道我卖了多少瓶吗”

  两明工人齐刷刷的点头

  老升故意拉长了音调继续追问:“是多少——”

  “五……五十八瓶……”

  听到两个人的回答,老升的相当满意

  “今天,我是来告诉你们的……”老升昂了昂头,继续说道:“这卖油嘛,得提前做好准备”

  说完,老升又看了两人

  “脑子要灵活,得会变通,不能一口价说死”

  说道这,老升有故作高深的问道:“你们知道我以前是干嘛的吗”

  两人摇头

  老升满意的说道:“我以前是在机关单位上班的,这离……”说到离职,老升顿觉这个词有点刺耳,于是改口继续说道:

  “这退休之后,也不能闲着,就到这儿呢”

  两个人点了点头,老升觉得,领导说完话总的有点掌声,见两个人还是愣头愣脑的,只好带头鼓了鼓掌

  两名工人这才反应过来,“啪啪啪”的鼓起了掌

  老升满意地点了点头

  共 6271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文章以调和油为线索,采用夹叙夹议的方式将文章主人公包稻这一形象塑造出来文章以倒叙方式开头,首先把老升唯利是图的嘴脸展现看似非常令了厌恶和恶心,但同时具有反讽意味,讽刺了当下部分厂家为了利益而出卖良心段落结束之前,同时为下文铺垫,讲述了老升老调名字的由来,同时讽刺了名字带来的一系列升调的情况情情层层推进,直至人物塑成随波逐流虽说是贬义,但非常具有讽刺主人公及反应当下部分情况的一个形容词文最大的亮点在于主题明确,人物鲜明,形象,且文章每节往深层查看讽刺的意味都不同,都在铺垫,层层递进,直至最后以偷鸡不成蚀把米结束到达最高潮,问好作者【:沐清风】 【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10:19:04 好文,欣赏拜读,问好作者 手把青秧插满田,低头便见水中天心地清净方为道,退步原来是向前

  回复1楼文友: 12:11:18 这按我喜欢,有穿透力辛苦了

  2楼文友: 10:25:25 一水的小说有功力,讽世救世,是一个文字工作者的内心的职责所在,期待更多作品 婉若倾城

  回复2楼文友: 12:14:01 社长谬赞向大家学习

  楼文友: 12: :4 老升一直想升官,但在单位因为名字的事反而是一直走下坡路反之,侧面的反映了同乡王长江的圆滑,以及他的为官之道,是靠 不正当 手段爬上去的就像老升用地沟油兑花生油,两种油一正一邪,合在一起也是油,但这种油是违法的就好像王长江这个领导,官是正的,方法却是违法的,看这种贿赂他人的方法是不可取的

  老升的人生折射了王长江的命运 总有一天会遭到法律的审判而庚清老师,我想用他来反射当年的 老调 ,可没动几笔

  说的很对 你可以翻开书页,翻开一些陈年旧事,然后我们坐下来喝一杯但你绝对不可以翻开我的心事,因为我怕醉

  4楼文友: 09: 4:47 小说和编按都很见功力,作者和编者都是我喜欢的,问安祝福 只顾低头耕耘,不问花开几何

  回复4楼文友: 12:41:07 杏姐,你可是我最最 最最爱的姐姐啊不好意思,一激动结巴了

纤薄护理垫哪些牌子好
腹泻腹痛腹胀怎么办
治疗急性腹泻的药物
奥利司他胶囊多少钱一盒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