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扬州资讯网 > 时尚

血帝狂尊 第296章坟冢恶战

发布时间:2019-09-26 02:38:31

血帝狂尊 第296章坟冢恶战

清醒过來的凌炎还沒有弄明白发生了什么就感觉到自己头疼欲裂,已经超出了自己承受能力的声波能量不断的攻击着自己的大脑让凌炎痛不欲生,

“这是什么鬼东西,都给我滚开,”苦不堪言的凌炎在痛苦中一击玄武功法冲着那些长相奇怪的黑影催发出去,

“轰……”悠长的闷响在坟冢回荡开來,功法在黑影中炸开,所有的黑影瞬间就被炸散变成了一团团的黑烟,

可是当凌炎攻击过后让人匪夷所思的一幕出现了,这些黑烟歪歪扭扭的一阵扭曲之后又重新聚在一起恢复了原來形态,

“吱……”阵阵的声波再一次响起,

这一次的声波响起的时候凌炎不但感觉到了比上次更加难以忍受的痛苦,就连那个在中央的棺椁也好像一个泉眼一样向外无穷无尽的用处黑压压的黑影,

黑影越來越多,空间却越來越小,声波能量已经让凌炎蹊跷皆流出了鲜血,

“玄天在上古的时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人,能创造处灭神裂天决的强者怎么会在死后变得如此的邪恶,”

在声波无处不在的强大压力之下,凌炎已经沒有了任何的反击防能,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自己尽最大努力静下心來而不去关注外面的声音,

很快凌炎就发现这个办法十分的有效,那些让自己痛不欲生的声波能量在自己把全部的杂念都摒弃之后也好像减弱了很多,身体上的痛苦也沒有那么大了,

“静下來,一定要静下來,这是玄天的阴谋,他就是要我引入到这个里,然后利用这些东西來杀掉我,我绝对不能上当,”

时间一点点的流失,守护在外面的澹台若烟已经是第三次重新给自己布置结界來抵御火焰的威胁,

但是现在相比那些來自火焰的威胁,更大的威胁却是來自火焰的外面,

在凌炎进去后不久就有数名蓝氏家族的人强行闯入火焰中,最后又都被澹台若烟的反击挡了回去,

但是在火焰之内澹台若烟的武皇境界已经大打了折扣而且在战斗中消耗的能量却不能得到及时的补充,

外面的情况凌炎虽然不知道,但是也能想到,一想到澹台若烟还在外面为了自己而战斗,凌炎的心就再也静不下來了,

凌炎的精力刚刚分散了一些那些声波能量就好像无孔不入一般的钻进了凌炎的耳朵,

开始的时候凌炎在摒弃杂念之前还在自己的体内布置了一道结界,可是当声波能量第二次进入身体之后结界就好像纸一样不堪一击被一下突破,

“啊……”难以想象的痛苦让凌炎再也无法忍受,因为在声波击破了体内结界防御的同时那些黑影一股脑的从凌炎的耳朵中钻了进去,

这些黑影钻进凌炎的身体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天命传承,

好像潮水一样的黑影化作黑烟通过凌炎的经脉直奔天命传承,只是眨眼间就看到天命传承的能量位置已经被里三层外三层的层层的包裹起來,

“这些东西这是要干什么,为什么只攻击天命传承而不要我命,”凌炎的身体在长时间的这种摧残之下已经渐渐的适应了这种痛苦,声波的能量也在这些黑影钻进身体的瞬间停了下來,

这就让凌炎有了足够的精力去了解这些黑影到底为什么要攻击自己的天命传承,

可是紧靠意念去了解远远不够,根本无法看到里面发生了什么,想要了解清楚神识才是最为直接的方法,

“三圣神识,该你们上场了,”凌炎结出一个手印把三圣神识召唤到了身边,

可是今天的三圣神识给了凌炎一个很大的意外,以前那种随心所欲的感觉沒有了,从三圣神识上面传给自己的感觉全都是暴戾的攻击气息,

吃惊之下凌炎睁开双眼望去,就看到三个燃烧着黑漆漆火焰火焰外面还环绕着一层黑雾的神识正在用贪婪的眼神看着自己,

这种情况让凌炎的感觉极其的不好,三圣神识好像对自己很有兴趣要攻击自己,

可是一路走來,虽然先前三圣神识也是燃烧着黑色的火焰,但是对自己还是十分的忠诚的,根本沒有现在这种敌对状态,问題发生在了什么地方呢,

看到神识上面的火焰,凌炎一下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因为刚才的自己也是被这样的火焰所燃烧,那个时候自己心中有的只是强烈的杀戮浴望,跟三圣神识现在的状态是一模一样的,

“到底是什么火种竟然如此的霸道,不但可以影响到人的心智,还能影响到神识,玄天,你都做了些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凌炎突然感觉自己的玄武功法跟自己失去了短暂联系,这种感觉一闪即逝跟快就恢复了正常,

这种情况以前的天源丹才会发生,可是当初在那个神秘的小湖中那名叫月儿的女子已经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完全破去了天源丹的禁锢,现在这种情况竟然又出现了,凌炎立刻想到了天命传承,

肯定是禁锢天命传承的灵脉受到了这些黑影的攻击消弱了禁锢的力量,

“不好,如果让这些黑影把灵脉对天命传承的禁锢全部击破,那自己的玄武也就废了,那个时候自己想要反击也就沒有任何的机会了,”

整个墓穴中所有的空间都已经被黑压压的黑影填满,唯有凌炎的身体被压缩在一个角落里面勉强腾出了一点空间,

放眼望去,映入眼帘的全都是黑漆漆的一片,就连那个棺椁也已经无法看到,

然而就在这个凌炎至今为止受到了最大威胁的时候,体内再一次出现了新的情况,

那些围攻天命传承的黑影突然分出了一部分转头去攻击血灵跟天源丹,

这两个位置可是沒有任何的保护,当这些黑影扑上來围攻的时候血灵自然的做出反应调动灵泉跟元丹的攻击能量赢了上去,

“这是要玩死我吗,”凌炎突然瞪大了眼睛,

这可是在自己的身体里面,凌炎可不敢让血灵真的发出这一击,先不说血灵自己调用的这些攻击能量大小,哪怕是那么一点点也足够凌炎爆体而亡的了,

凌炎可不想就这么死掉,在拼尽了自己全部精力终于让血灵放弃了这次攻击之后,凌炎调用了灵泉能量一层又一层的在血灵跟天源丹上面布置下了无数道结界,

“嗡……”一阵强烈的头晕眼花让凌炎险些昏厥,玄武功法突然全部消失的感觉再次袭來,

但是这一次持续的时间明显加长了许多,足足有十息之后才渐渐的恢复正常,

但是就在这不到十息的时间中,凌炎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突然发生了一个巨大的变化而后又对着功法回归恢复了正常,

这种感觉让凌炎出现了强烈的杀戮浴望,脑子里瞬间闪过了无数的身影,而且都是特别的熟悉的人,

有凌破天,有苏真,自己所有认识的人在那一瞬间都在脑海中跳了出來,

可是凌炎知道这并不是因为思念那些人了,而是因为自己渴望这些人身体内强大的功法能量,想要把这些人等玄武全部纳为己有,

“不好,我终于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凌炎突然一个激灵冷汗瞬间湿透了全身:“这些黑影这是要改变的身体,想要我把改造成杀戮的死神,玄天,你到底是一个什么人,为什么竟然设置了这么一个有悖人伦的暗局,”

看出了这些黑影的目的,凌炎再也了个静不下來,

对于玄天布下的这个邪恶暗局凌炎深恶痛绝,对于有人想要改变自己凌炎是更加的允许,

一切的一切都让凌炎身体内充满了愤怒,愤怒的火焰让凌炎的血帝战体显现出來,同时这种愤怒还直接影响到了三圣神识,

然后就看到以凌炎为中心,大片的血红光芒从黑压压的黑影缝隙中爆射出來,红芒照耀之处无不瞬间变成一片血红之色,

光芒在墓穴中不断延伸,在甬道中好像有人指引一样蜿蜒崎岖涌向外面,

同时三圣神识的黑色火焰内部,天源之火的火光也慢慢的浮现了出來,外层的黑色火焰在天源之火的焚烧之下裂开了无数道缝隙,火苗从这些缝隙中喷发出來好像一个眼看就要喷发的火山一样让人心惊胆战,

“嘭,”三圣神识上面的黑色火焰终于还是沒有战胜天源之火,在坚持了一盏茶的时间之后终于崩碎爆裂,无数的黑色火星爆射四周的同时,三圣神识一下恢复正常,凌炎对其的控制也一下全部恢复,

这种重新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的感觉让凌炎充满的自信,唯一让凌炎有些不满意的地方就是血帝战体的红芒并沒有让这些黑影慢下來,更沒有出现自己跟玄天对战的时候那种天地都在自己掌握中的情况出现,

很显然这些黑影根本沒有受到血帝战发出的战光任何影像,

“玄天,让我來看看你到底都做了些什么吧,”

凌炎仰天长啸,不用这些黑影在围攻天命传承,自己就主动的散去了灵脉对其的禁锢,

“轰……”灵脉撤去的一刹那,所有的黑影拼了命一样的冲向了天命传承,

可是他们还沒有真正的触碰到天命传承,就看到天命传承上面无数的力量化作万千的能量细丝冲着他们奔來过來

血帝狂尊  第296章坟冢恶战

,

上海健桥医院医生
上海健桥医院电话
上海健桥医院在线咨询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怎么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